首页 > 学习园地 > 审计案例


斩断伸向涉农资金的“黑手”

发布日期:2018-06-03 21:31


  一、引言

  近年来,国家“三农”投入不断加大,资金的投放为推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改善农村生态环境、村容村貌和村民生产生活条件、增强农业抵御灾害的能力、提高粮食单产和增加农民收入、推进新农村建设和各项公益事业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也有些资金用款单位专款专用意识不强,自觉执行国家财经法纪的观念淡薄,专业素质低下,“要”的动机不纯,“用”的途径不实,本该专款专用的涉农资金,成了他们眼中的“香饽饽”。甚至有些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成立公司,虚报项目,套取涉农补助资金,谋取私利。

  2014年4月,K县审计局根据浙江省审计厅统一安排,组织对全县2011至2013年财政涉农资金进行了专项审计。审计结果发现,K县T食药研究所三名干部通过虚报项目的方式骗取财政涉农补贴资金,并虚开发票套取部分资金的事实。

  K县纪委、检察院等监察部门对该案件进行了立案调查,该案件也受到了县领导的高度重视。那么,在众多项目单位中,审计组为何偏偏锁定该研究所作为调查的重点?又是如何发现其骗取财政涉农补贴资金?如何察觉发票虚假?如何一步一步解开虚开发票套取资金的谜团呢?

  二、正文

  评估风险,确定方向

  审计了解到,在2011至2013年期间,K县各乡镇、专业合作社和企业等向县财政申请农业补贴资金的项目将近500个。整个审计项目时间紧、任务重,如何在上百个农业项目中确定调查审计的重点和方向成为考验审计组专业水平的关键,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是否能按期完成审计任务。召开会议进行一番紧张的讨论后,审计组决定分三个步骤层层筛选。

  第一步:利用Excel工具分年度建立表格,使项目补助情况表格化。通过Excel表格对2011至2013年所有的涉农拨款项目按照项目拨款金额、项目内容、实施单位等关键词进行认真排序,仔细筛选出80个涉农项目、140多家项目单位,大大缩小了审计调查范围。

  第二步:将Excel表格导入AO,利用SQL Server 数据库功能,编写SQL语句查询分析。通过查询分析,发现包括公司和合作社在内的17家项目单位在三年期间多次向县财政申请农业补贴资金,进一步明晰审计目标。

  第三步:考虑到财政供养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其设立的公司争取项目补贴资金,更容易出现项目实际上并没有实施或者实施的项目效益不高的可能性,审计组向县工商管理部门重点获取了步骤二锁定的17家项目单位在K县注册的公司资料。另外,审计组还向县财政部门获取了全县财政供养人员名单。

  结果比对发现,K县T食药研究所是K县L局下属的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法人代表陈云龙。2008年4月,K县T食药研究所出资31万元,研究所副所长王小刚、研究所干部张凌志和林强三人共出资29万元,成立了K县Z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小刚。Z有限公司在2011至2013年期间每年都有不同的农业项目向县财政申请资金补贴并且申请补贴的金额较大。于是审计组决定首先锁定T食药研究所和Z有限公司展开调查。

  看起来大海捞针的工作,在全体审计组成员数日加班加点的努力下,总算确定了调查的方向。审计人员小傅扭着酸痛的脖子开心地说:“如果Z有限公司真的有问题,我的脖子就算断了也是值得的。”这时,有着20多年审计经验的组长赵天海笑着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保密工作,不能发朋友圈,免得打草惊蛇。再说了,别高兴得太早,现在我们只是怀疑他们存在问题,或许他们项目实施得很好、很规范呢。”

  突击现场,疑点初现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组长赵天海就带着审计组来到T食药研究所,召开了进点会,向所长和研究所干部了解研究所和Z有限公司的大致情况以及公司申报项目的具体情况。

  当赵天海说要查阅与项目相关的财务资料时,所长陈云龙略显不安:“Z有限公司是小公司,由于资金有限,我们没有聘请外部的财务管理人员。公司的会计由副所长王小刚担任,项目也都是由他负责,出纳是所里的张凌志。”说完之后转向王小刚,明显在用有所暗示的眼神吩咐:“小刚,你把资料拿出来给审计组领导看看。”

  在一边的小傅心里暗喜:“Z有限公司是你们研究所和研究所的三名干部共同出资成立的,出纳和会计又都是自己人兼任,连我这种没有多少审计经验的新手都看出来了,你们没有问题就真的奇怪了。”

  从所长办公室出来,副所长王小刚带着审计组来到财务室,边走边解释:“我不是专业的财务出身,对于记账我不太懂。”他在财务室找了半天,终于拿出了Z有限公司2008年成立以来至2013年所有业务与财务资料。

  果然,所谓的财务资料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发票和票据,根本没有记账凭证和相应的财务报表。另外,现金和银行存款的收支情况也只是登记在一本破旧的记事本上。

  一如既往沉稳的老赵没有表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好像一切都如他所料,“小马,你把这些清点一下列一个清单明细,我们把这些原始凭证带回去看。”

  所长陈云龙一听赵天海说要把财务资料带走,明显按捺不住了,站起来说:“虽然公司票据管理方面不太规范,但是项目正在实施中,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么我先带你们去附近的农家乐转一下,中午一起吃个饭。”“所长您客气了,我们有纪律规定,饭就不一起吃了。项目没有问题的话一定会尽快把这些资料完整地送回来,您放心吧。”

  被赵天海果断拒绝了的所长还不肯罢休:“那这样吧,给小刚点时间,先让他把资料都装订成册,过几天给你们送过去。”说完之后用训斥的口吻对王小刚说:“你作为副所长,这么点工作都做不好?”王小刚马上接话:“是的是的,票据我都还没有整理,东一张西一张的,你们带回去也不方便。”“没事的,他们几个都是审计业务骨干,这些原始票据带回去他们自己整理一下就好了,不碍事的。”老赵看着他的这几个年轻的组员笑着回应。

  一点都不给所长找借口的机会,赵天海紧接着让小傅和小李去盘点现金。当要求出纳张凌志打开保险箱时,他看似为难的摸了摸脑袋说:“哎呀年纪大了,一时半会保险箱密码都想不起来了,我记得我有记在本子上。”说完之后假装开始找那本“密码本”。

  小傅机灵地说:“要不我帮您一起找本子吧!”说完就准备动手一起找,张凌志见状,马上阻止道:“我先想想,我先想想。”于是碎碎念着密码,好像在很努力回忆的样子,“哦哦,想起来了,我试试。”不一会,他用“想起来”的密码去开保险箱,还是显示密码错误,无法打开。

  “怎么办呢,让我再想想,要么你们下午再来,可能下午能想起来了。”连平时不怎么做声的小李都实在听不下去了,“下午我们还有别的任务,您还是现在想吧,我们先看一会你的日记账。”

  张凌志见忽悠不了两个年轻人,最后只好非常不乐意地打开了保险箱。可是,小傅和小李发现保险箱空空如也。当他俩正要回头问张凌志时,他迅速地从口袋里掏出所有的现金解释:“你看我这破记性,真的是老了不中用,前几天我才把保险箱里面的钱取出来备用的。”

  内部控制的缺陷,财务资料的混乱,所里干部的敷衍……种种迹象表明Z有限公司存在很大的漏洞,需进行全面审计调查。临走前,所长还拿出好几个精致礼盒装食品说:“这些都是所里研究出的上等可食用材料,外面买不到这么正宗的,你们带回去尝尝。”赵天海笑笑:“这么好的东西我们下次再来买,这次还要带财务资料,车里放不下了。”

  回来路上,小傅迫不及待地说:“赵局,您的判断一定不会错,这个公司肯定有问题,查他们就对了。” 此时的赵天海若有所思地说:“等回局里仔细看看项目资料再说。”

  理清凭证、大胆推测

  不规范的财务账阻碍了审计的进程,正当小傅和小李两个审计经验不足的年轻人无从下手时,曾参审多个省厅项目的小马给他们指点了一二:“你们不能忽略最基础、最原始的“输发票”工作,为什么不尝试着把发票上的数据录入Excel表格中呢?”“对哦,一开始我们不是也利用Excel表格进行分析筛选项目的嘛。”小傅和小李听了之后豁然开朗,“我现在就和小李开始制作表格。”

  说干就干,在表格中设置了支出日期、凭证号、支出摘要、支出金额等字段,小傅和小李将数据逐笔录入Excel中形成规范化的财务明细账。在利用Excel的求和功能分析后,有几笔支出引起了审计组的关注: 2008年4月份预付A研究所材料款31万元,购买原材料支出4.35万元(只有一张收款收据,具体什么原材料不明);5月份支付A研究所合作技术费4万元;12月份购买电脑支出3.1万元,购买塑料筐(3480只*26元/只)9.048万元;2010年1月份购买原材料支出6.188万元;5月份支付运费2.4万元。这几笔业务的支出数合计为60.086万元,而Z有限公司的60万元投资款是在2008年4月份收到。

  老赵迅速组织召开审计组会议,审计组成员纷纷表达自己的想法:“购买了这么多的原材料,为什么只简单地附了一张收款收据?是否应该打电话到出售材料的公司询问具体材料是什么?”“到底是购买什么品牌和价位的电脑,数量又是多少,需要花费3万多元,那么对方单位开的增值税发票呢?”“为什么要购买这么多塑料筐,是有什么特殊的用途吗?”“大额的运费支出又是怎么回事?现在淘宝都包邮了呢,亲!”

  听到这里大家都笑了起来,紧张的氛围瞬间烟消云散,唯有赵天海依旧紧缩眉头:“支出的金额60.068万元为什么恰好就比收到的投资款多了0.068万元?是不是通过虚假发票将投入的注册资本全部套取?”老赵的话似乎点醒了小马,他依据以往大要案查证过程中发现类似问题的经验也大胆推测:“支出几乎等于收入,这简直是太巧合的事情,套取注册资金的情况大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些特殊的支出也就全部可以解释的通了。”

  追本溯源、寻找突破

  为了验证老赵和小马推测的正确性,审计组决定继续在Z有限公司2008至2013年支出的所有材料款中深下功夫寻找更多的线索和证据。

  结果发现,这几年大部分的材料都是从T食药研究所购买的,开票人是林强,材料款通过转账的方式支付。由于这些材料款的经手人林强既是研究所干部,又是Z公司的投资人,材料的价格和数量以及支付的真实性几乎是无从验证的。另外,极少数材料款是直接以现金方式支付给个人供货商,而这些个人供货商是否真实存在,也不得而知。项目进行到此似乎已经到了“瓶颈期”。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不愧是老赵得力干将的小马发话了:“之前把关注点放在Z有限公司的收入和支出上,这显然是正确的。把多年的收入和支出串起来看,而不是单看一年的支出情况,才让我们有所发现。接下来,应该重点关注这几年Z有限公司申报项目的支出情况,相信还是会有收获的。”

  突破口找到了,审计组又发现以下情况:Z有限公司于2011年申报了YY废料二次利用技术项目,2012年一共收到县财政支农专项拨款30万元。而在当年,Z有限公司分两次支付给第三方D公司项目服务费共10.5万元,分别为7万元和3.5万元。另外,Z有限公司1月份支付E公司咨询费1万元,3月份和10月份分别支付T食药研究所项目协作费8万元和5万元,一共支出24.5万元。

  为审查Z有限公司是否专款专用,审计组要求去现场查看项目的实施情况,可是Z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王小刚多次没有时间陪同、项目实施地点偏远,审计人员自行去没办法找到为由推辞。

  审计组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重重疑问像迷雾一样盘绕在审计人员的脑海里:申报的项目真的有在实施吗?如果项目没有实施,那么向第三方D公司支付的项目服务费最终是落在谁的口袋里呢?

  外围取证 真相大白

  为解开申报的项目有否真正实施的疑问,审计组决定从第三方D公司入手,对D公司的账户进行银行查询,重点关注Z有限公司与D公司的账务往来情况。

  “小马,你带着小傅和小李,现在就去趟银行。别忘记都带上执法证。”赵天海拿着局领导签了字的审计查询单递给小马。带着审计通知书,审计组来到了Z有限公司的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K县古竹街支行。与银行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和需要查询的事项后,在银行工作人员大力配合下,查询结果很快出来。

  银行记录显示,Z有限公司所支付的两笔项目服务费进入D公司账户后,均在10日内整笔以现金的方式取出。

  “走,我们现在去D公司看看,了解下这两笔服务费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天海带着组员一起来到了D公司,要求D公司项目相关负责人解释服务费的问题。

  一开始负责人还泰然自若地回答:“服务费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为这个YY废料二次利用技术项目提供了专利技术服务收取的费用,另外一部分是作为代理商,为实施该项目购买了一台播种设备从而收取了一定的中介费。”殊不知,他的解释已经熟练到给审计人员一种“背出来”的生硬感。

  可是当赵天海要求提供专利技术合同、设备购买合同和翻阅会计凭证时,负责人似有难处地说:“很不巧,这些东西原本都由会计保管,会计刚休产假去了,现在的会计接手才没两天,他不清楚。”

  “那提供服务和当时负责采购播种设备的人在哪里?我们过去跟他们聊一下,不会碰巧他们也不在吧。”“在,在的,”负责人一脸尴尬,“小石,你和采购部小伟来一下。”

  “小石、小伟你们好,我们有些专利技术和设备采购方面的情况想了解一下。”赵天海一边请他们坐下,一边让小傅做笔录。

  “最近三年你们提供过哪些专利技术服务,采购过哪些设备,具体是做什么用的?请你们简单的介绍一下。”

  “2013年县农技站的测土配方施肥项目,我一起参与了一下。前年和今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提供过专利技术服务”小石回答。

  “今年2月份购买了一台收割机,用于我们单位的水稻产业提升项目。去年6月份,县里一个农业合作社的百步香土鸡蛋生态养殖示范场建设项目需要取暖设备、饮水设备和采食设备及疾病预防设备,是我们帮忙采购的。2012年县农村能源管理办公室的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工程项目,需要一台沼气机,也是我们采购的。”小伟边想边说。

  经过询问,事实已经很清楚了,专利发明者小石根本没有为Z有限公司提供过技术服务,采购部也没有为其代理购买过播种设备。

  王小刚之所以几次三番地拒绝陪同审计人员到现场查看项目实施情况,那是因为Z有限公司申请的项目根本没有实施。Z有限公司所支付D公司的两笔项目服务费纯粹是套取现金。

  审计移送,揪出“蛀虫”

  审计组即刻将K县Z有限公司虚报项目,骗取财政补贴资金30万元,取得补贴资金后,转移资金10.5万元,致使财政涉农补贴资金流失。经办人员陈云龙、王小刚、张凌志涉嫌违法的事实向局领导做了汇报,并将该案件线索移送县检察院。

  在审计、纪委、检察等多个部门的强大攻势下,Z有限公司通过虚开原材料发票等方式,套取资金29万元,抽逃个人注册资金,加上虚报项目,骗取财政补贴资金30万元,取得补贴资金后,转移资金10.5万元,致使财政涉农补贴资金流失的真相终于水落石出。最终陈云龙、王小刚、张凌志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且赃款已返还受害单位。K县纪委也对此贪污案进行了通报,2014年9月,县纪委给予T食药研究所所长和副所长开除党籍处分。2014年10月,县L局给予两人开除公职处理。

  三、点评

  农业、农村、农民,称为“三农”。下大力气办好“三农”之事,是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的重中之重,这个可以从2004年至2016年连续13年中央一号文件都以“三农”为主题中得到佐证。

  做好三农工作有三句话,一靠政策,二靠科技,三靠投入。在投入方面,涉农财政资金是一个重要的渠道,他体现了国家在国民收入再分配方面对“三农”的倾斜,体现了新世纪以来工业反哺农业的政策。但是正像本案例所揭示的那样,只要是财政资金就会有人觊觎,只要有空子就会有人伸“黑手”。

  四、思考题

  1、在开展涉农资金审计工作之前,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提示:涉农拨款项目按照项目拨款金额、项目内容、实施单位等收集整理资料。

  2、在众多涉农项目中,如何快速定位重点项目?

  提示:资金量大、补助次数多的项目以及是否存在财政供养人员成立公司申报项目。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导航服务
版权所有© :金华市审计局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01号 邮编:321017 联系电话:(0579)82469679
技术支持:浙江正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3307000040    浙ICP备12047227号

浙公网安备 33071802100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