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园地 > 审计案例


找回转“圈”的专项资金

发布日期:2018-05-03 17:37


  2016年4月,S省C市D区审计局根据年初计划,派出审计组对域内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进行任中经责审计。进行专项资金延伸时,审计组层层深入,顺藤摸瓜追溯资金去向,成功揭露出农村改厕资金里潜藏的“猫腻”。

  例行延伸

  召开了进点会后,经过与D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会计的座谈了解,审计组得知,每年财政部门都会为卫计局拨入大量专项经费,涉及基本公共卫生、基本药物制度、创卫迎复审等多个卫生领域,区卫计局再按照相应的文件规定标准,将各项专项经费下拨至下辖的区公立医院、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本着资金到达哪一级,审计就跟到哪一级的原则,查清这些下拨至基层卫生机构的专项资金的去向和用途,就成了本次审计的主要内容之一。

  确定了审计思路,说干就干。审计组成员小刘、小姜立即着手,核对财政资金指标文件,将近两年内财政局拨付至卫计局的专项资金按照项目进行梳理,并追踪资金去向。小姜挺着怀孕八个月的肚子,二话没有,对于继续拨付至下辖基层卫生机构的专项资金,按照单位一笔一笔分类汇总。主审老唐、小朱和小颜则调阅了卫计局相关文件,与各科室负责人座谈,具体了解每一项专项资金的立项过程、拨付标准和程序、具体用途等有价值的线索信息,为后续具体延伸各下辖基层卫生机构做着充足的准备。

  经过两天繁忙而有序的整理比对,审计组初步掌握,财政局近两年来拨付至卫计局的专项资金总计数十项,其中80%以上,都被卫计局继续下拨至十几个基层卫生机构,根据各自承担的公共卫生职能和义务,每个基层卫生机构收到的专项资金种类、金额不一,多者达每年十余项,金额上百万元,少的也有每年几万元。为了进一步查清这些专项资金的去向和用途,审计人员当即分成两组,前往一个个基层卫生机构进行延伸审计。

  初现端倪

  E镇卫生院和E镇财政所是接收财政资金的一个“大户”。E镇卫生院涉及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村卫生室建设、农村孕产妇补助、基本药物制度补助等共计240万元专项资金,E镇财政所涉及农村改厕专项经费、城区独生子女费、村居计生主任星级补助等共计70万元专项资金。

  到达E镇后,审计组分成两队,老唐、小刘前往E镇卫生院,小朱、小颜前往E镇财政所,分别落实两个单位专项资金的收支情况。

  E镇卫生院是个不大不小的院子,进了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崭新的住院大楼。大楼旁边有个简陋的二层小楼房,卫生院院长柴某带着出纳孙某,就从小楼房的门口满脸堆笑地迎出来。老唐和小刘发现,这位卫生院院长柴某还是熟人,在几天之前的进点会上,作为区卫计局党组成员、爱卫办主任出席。简单寒暄之后,老唐说明来意。柴某满口答应:“没问题,没问题,我们这就去准备这两年的账本和凭证,局里拨过来的钱都是按时入账的,而且使用绝对合规。”边说边示意孙某去准备账务资料。

  很快,孙某把老唐、小刘带到财务科室。这是一间十三四平米的小屋子,两张相对的办公桌,其中一张满满堆着排放整齐的账簿和凭证,另一张则空空荡荡,基本没有什么东西。老唐和小刘环视了一眼,除了桌子和电脑,没有看到类似保险柜这样的财务科室必备要件。

  两人边核对着各项专项经费,边和孙某聊着天:“没看到你们的保险柜呢,平时现金都是怎么存放的?”

  孙某笑了笑:“我是去年才来的,又是临时工,只负责记记凭证,现金是赵姐管的,她是财务科长,具体怎么存放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她怎么不在?”

  孙某撇了撇嘴:“赵姐是卫生院党组成员,还管着妇科,平时都在新楼妇科办公室那边,虽然这边也设有办公桌,但基本只有我一个人使用这间办公室。”

  ……

  经过紧张的一个下午,核对工作顺利完成。E镇卫生院收到卫计局拨付的240余万专项资金均已入账,设立单独科目进行核算,截至审计组延伸审计时,基本均已支出,支出原始凭证也较为详细完整,的确如院长柴某所说,非常规范。

  另一边,小朱和小颜在E镇财政所的延伸工作也并不困难。财政所铁某是个记了几十年账的老会计,对经手的款项非常熟悉,几乎小朱和小颜问到哪一笔,都能很快想起具体拨付的时间月份并协助找到原始会计信息。比如50多万元的农村旱厕改造资金,铁会计说:“这个我有印象,是分两次打过来的,一次5万多是购买了100多套厕具,还有一次49万多,是支付的工程款。”

  边说,铁会计边找出了原始会计凭证,凭证后附的E镇水利队出具的代开发票、签订的合同、验收的审计报告,的确非常齐全。

  小朱认真浏览着这些原始凭证,合同中的一行字引起了她的注意:为1500户提供旱厕改造服务。她问:“不是说买了100多套厕具么,那这1500户,剩下的厕具哪里来的?”

  铁会计接过凭证,想了想道:“这个情况我们具体也不清楚,只要有合规的发票、有合同和正式的审计报告,我们就可以付款了。这种上面下来的项目,具体的验收工作,都是区卫计局爱卫办负责的。”

  两个审计人员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继续查看资料,很快,小颜在审计报告中,也找到了1500户进行旱厕改造的字眼。两人将相关原始凭证复印取证,在完成了全部专项资金的审查之后,结束延伸审计与老唐和小刘会和。

  回去的车上,大家互相交换信息,觉得1500多户旱厕改造只使用了100多套厕具,实在不合常理。会不会是实施工程的水利队购买了厕具,即支付工程款的49万余元里包含厕具呢?看来有必要找E镇水利队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了。

  扑朔迷离

  几经辗转,审计组通过E镇财政所联系上E镇水利队的队长李某和会计赵某。老唐和小刘对其分别进行了个别谈话。对于购买厕具和改厕工程量不相匹配这一问题,两人都显得很迷茫,李队长一上来就诉苦连连:“之前的水利队下面还有建筑队,现在因为编制取消了,就剩下6个人,哪顾得上干活。基本上,我们的工程都是再包给别人干的,具体的情况真不清楚。”赵会计的口风也基本一致,将近两年前的事情记不太清了,而且工程再次外包出去,他只负责与包工头王某结算。而问及镇上购买的100多套厕具,两人则肯定的表示,没有见过。

  两人的说法似乎也能解释的过去?一时之间,审计组的调查工作陷入了僵局,难以根据已有的证据作出确凿的判断。出于谨慎考虑,老唐要求他们提供了相应的原始凭证和银行对账单。

  第二天下午,赵会计把相关原始凭证送了过来。比起第一次接受约谈,他显得有些紧张,脸上堆着的笑也不太自然,仿佛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是又想起了什么想要补充么?”小刘边接过资料,边和气的问道。

  赵会计擦了擦汗:“没,没有。领导们要的东西都在这儿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再,再联系我们。”

  “好的。如果还有什么情况,也随时联络我们。这也是对你们自己的保护。”

  送走了赵会计,几个人都不由皱起了眉头。凭着赵会计的反应,看来离改厕资金里隐藏的“猫腻”,已经越来越近了。

  峰回路转

  首先取得突破的,是查看银行对账单的小刘,她指着勾画出的几笔转账记录道:“这里的交易对象确实是他们说的包工头王某,转账金额在这半年内一共有两笔,一笔20万元,一笔30万元。加起来的总数,是超过改厕资金的40多万的。而且,这里还另有一笔40多万的取现,时间在转账之前。”

  “我这边也有问题。”小朱接过话茬,“原始凭证中,显示这40几万的工程款是以现金形式发放工人工资,而且有非常详细完整的工人名单和签字。这与我们谈话了解到的支付给包工头的说法相矛盾。”

  老唐结合两人手里的证据,一锤定音:“可见,水利队的两个人没有说实话。联系他们,继续突击谈话。”

  就在小颜准备打电话联系水利队的当口,老唐的手机先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正式水利队的队长李某:“如果是改厕那笔钱的问题,我们把那几十万交回去行么?”

  老唐先是一怔,后是一喜。李某这句话,等于交代了改厕资金使用中确实存在问题,证实了审计组的猜测。她还是先安抚李某:“李队长,现在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了解了一些,当然还是不如你们清楚情况。还是麻烦你们再跑一趟,我们当面讨论一下吧。至于交回与否,还是要看具体是什么问题才能确定,请你相信我们,相信审计。”

  这一次,李某“二进宫”,几乎刚坐下就说开了:“我就实说了吧,这个农村改厕工程,我们根本就没干过。”

  老唐和小刘对视了一眼,虽然早确定改厕资金使用蹊跷,但是整个工程都是虚假的,还是有些出乎意料。老唐赶紧问:“那你们的合同、审计报告,还有原始凭证后的改厕村民名单和工人领取工资的名单都是怎么回事?”

  李某有些为难,道:“唉,别提了。合同和审计报告都是镇上领导让弄的,村民名单是E镇卫生院提供的,工资表是我们根据包工头提供的名单自己编制的。当时我们还给卫生院盖着住院大楼,镇上说资金紧张,一部分盖楼款暂时给不了我们,就做做账,把改厕的钱转一圈用来抵盖楼款,也让大家能好好过年。”

  住院大楼?老唐想起延伸时候看到E镇卫生院窗明几净的新住院楼,眉头一皱,“把改厕的钱转一圈是怎么操作的?”

  “就是我们水利队拿着合同代开发票,镇政府把改厕的钱转账给我们,我们以工人工资的名义把这笔钱提现转交给卫生院,卫生院把其中的20万再作为盖楼款转账给我们。”

  “20万?改厕的工程款不是40多万吗?”

  “扣除税之后还剩下47万多,都给卫生院了,我们只收到了之前说好的工程款,是20万元整。”

  “那……改厕工程没有验收是如何通过的?”

  “当时镇上选了几个村改了几个示范户,一共100多户吧。这些工程都是村里自行完成的,具体情况我们真不清楚。上级来检查的时候,就带到这些示范户去。至于区卫计局来验收剩余的工程……”李某犹豫了一下,“你们别说是我说的啊,改厕不就是爱卫办管么,爱卫办主任兼着E镇卫生院的院长,这里头,他都门儿清。”

  ……

  送走了李某,审计人员非但没有拨开迷雾的欣慰感,心里反而愈发沉甸甸的。她们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除了改厕资金的挪用,还有更大的问题。40多万的改厕专项经费,摇身一变成了20万的盖楼款,那剩下的20多万,又去往何方呢?

  抽丝剥茧

  随着E镇水利队队长李某在座谈记录上落笔签字,审计人员已经初步确定,改厕工程款和E镇卫生院的住院楼盖楼款之间的“猫腻”,比最初想象的更加复杂。审计组决定,以此为抓手重点突破,调取E镇卫生院的完整账务资料全面审计。

  E镇卫生院规模不算太大,几年的账目调过来,也满满堆了大半间送审室。审计组终于见到了卫生院的财务科长赵某,“领导,不是看完了吗,这怎么突然要调我们的账了?”

  “就是例行的调账看看。”小刘不动声色,闲谈一般轻描淡写的了解道,“赵科长平时挺忙呀,上次我们去卫生院也没见到人。”

  赵某抿了抿嘴唇,“平时都在妇科这边,有些小手术,财务上不是有小孙吗,我们这边财务也简单,她都清楚。”

  “平时卫生院岗位分离是怎么做的,现金是咱这边管?”

  “对,凭证审核也是我做,小孙记账。”

  一旁小朱已经娴熟地把账目凭证清点完成,小刘没有多问,送走了赵某,审计组立即扑进卫生院的账目,重点一是资金板块,按照水利队的说法,剩下的20几万改厕工程款,还在卫生院;二是在建工程情况,住院大楼2013年开工,2015年建成,直到2015年年底才结清工程款,整个资金流也值得关注。

  很快,审计人员发现,2014年初确实有一笔含税20万元的工程款支出,与水利队说法吻合,而这笔款项的来源,分别以两个人名各挂了10万元借款。

  “……这样也行,假的毫不做作啊。”小颜十分意外。“但是还是只有20万,剩下的27万多,是没有入账?”

  “胆子挺大的。”小刘和老唐商量,“其实我还很关注她们的现金管理。”

  “那就实地盘点一下。”一拍即合。

  财务科室空空荡荡,孙某得知审计组的来意后表示,现金盘点还得找赵某,于是将审计组带到妇科。

  “这边没有什么财务相关的。”赵某试图引着审计组往外走。

  老唐摇摇头,“我们是来做现金盘点的。就把现在你手里掌握的现金拿出来,我们清点一下。”

  赵某面露难色:“卫生院的现金都是和门诊收费那边一起放着的,我手里并没什么。”

  小刘和小朱也在打量这间办公室,“这是什么?”小刘拿起打印机旁边压着的一张纸条,随口问。

  赵某神情大变,走过去一把抓过纸条就开始撕,“这,这就是我们平时随便写写的纸条。”

  小刘眼疾手快,和赵某抢夺起被撕开的纸条,虽然没仔细看,但是上面“中秋节,23000;树木款,800”等字样,还是引起了审计人员的警觉。“放开,随便写写的也不用急着撕,请你配合审计。”

  争执之中,小刘最终抢下已经被撕扯成四块的纸片,赵某脸色铁青,气呼呼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当审计人员提出要查阅一下电脑,更是直接拔掉了电脑电源。

  一番僵持。眼看现金盘点是难以进行下去了,老唐当机立断,“如果你们这么不配合工作,电脑主机我们就先带回去了。”

  返回局里已是暮色黑沉华灯初上。一张撕扯成四块的纸片,两台落着灰尘的电脑主机,审计组几个人相视苦笑,无声地叹了口气。

  趁热打铁

  第二天清晨,审计组又开了讨论会。

  “直接约谈赵某吧。昨天的态度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小朱很是不以为然。

  “我同意,就问账上那20万的借款,还有剩下27万多的去向。”小刘点头。

  “纸条粘好了,涉及金额8万多,包括购买烟酒、树木款、中秋节支出等等,其中提到支付周某的工程款1万多,我从账上看了看,有一笔装修费,对方账户也是周某,可以对得上,总金额是8万多。”小颜接着说。

  “明显是套取。很可能还有未入账的小金库。”老唐的职业经验已经足以支持她作出明确的判断。“我们可以和柴某也谈一谈,没有领导的授意,赵某未必敢这么大的动作,而且,别忘了当时改厕的工程验收是谁负责的。”

  赵某拖拖拉拉来的很慢,皱着眉,要笑不笑的样子,见了老唐,张了张嘴,好像想为前一天的尴尬做个解释,又不知道怎么描补,最终没有说话。

  老唐示意她坐下,想是已经打草惊蛇,便也开门见山:“旱厕改造的钱都转回了卫生院,这一部分钱放在了哪个账户上?”

  赵某低着头叹气,现金盘点时审计组的强硬已经深深触动了她,紧接着通知她谈话了解情况的干脆果决则撼动着她的心理防线,回避和侥幸都没能使她躲过审计组的追查,于是也没有再多做挣扎:“是柴院长的意思,当时通过现金转的,没有入账,也没再存银行。你们应该也发现了吧,其中20万用借款的名义转回了卫生院账上支付了盖门诊楼的工程款,另外20多万……”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说,“一直在我这里放着,这几年领导和卫生院里零零散散的花,也没剩下多少了。”

  “这一部分怎么花的,有记录吗?”

  “单独记了个小账本。主要都是院里的事儿花钱,修暖气、打井、买涂料一类的,院里大账上没钱就从这边出,都有发票的。”

  “昨天撕的纸条又是怎么回事?”

  “和这20多万没关系,就是一些不好入账的支出,用工程款的名义虚开发票套现报销的一些费用。”

  水落石出

  当天下午,赵某把记录账外支出的小账本及相关原始凭证送达审计组,通过核对梳理,审计组完整掌握了近50万元改厕专项经费的去向,基本明确了E镇卫生院套取资金和做假账私设小金库的事实。

  在确凿完整的证据链面前,区卫计局爱卫办主任、E镇卫生院院长柴某承认了自己因乡镇财政困难无力支付卫生院盖楼工程款,而利用职权伙同水利队套取挪用农村改厕专项资金,并从中报销个人费用、侵占公款的行径。审计组将其与会计赵某一同因私设小金库等违规行为移送纪检部门处理。

  柴某主动归还了侵占的公款。D区纪检委和监察局在进一步调查了解之后,分别给予柴某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网站联系 | 导航服务
版权所有© :金华市审计局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01号 邮编:321017 联系电话:(0579)82469679
技术支持:浙江正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3307000040    浙ICP备12047227号

浙公网安备 33071802100427号